建立哀伤小组关怀失去至亲的人

作为肢体和教会成员,当我们对失去至亲的哀伤之人带去关怀时,通常会有一个好的开始——我们会带来饭食,尽力向朋友确认日常的家务已经有人处理了。但经常发生的情况是,几周后关怀事务就算结束了,此后,在哀伤中的当事人经常会感到——当再次提起失去至亲这件事时就不会被接纳了。这就使得“我们关怀的时长”无形中就成了一个无声的时间表——哀伤当事人可以谈论悲伤的时间表。

在教会如何去装备一个小组去关怀那些失去至亲者的成员呢?

如果我们能为哀伤之人做好关怀工作,我们的关怀就会成为极大的祝福,就会促进健康的哀伤、并透过基督的身体——教会,来表明神当下的、有耐心的爱,以确保哀伤关怀小组可以经历这样的见证——

“回首十年前的日记……我意识到当时自己面对的是生命中最大的恐惧——爱某人然后失去了某人——但,我的信仰却完好无损。因为我妻子过世后,所发生的事证实了我被教导、及期望会发生的事,所以妻子的去世对我的信仰是证实而不是威胁。我的教会家人团结起来帮助我,用爱和关怀把我淹没;我的同工表达了深深的同情,在我返回工作前替我承担责任,最重要的是上帝以特殊的方式显明祂的临在和安慰(第14页)。”

——摘自约瑟夫·莱曼(Joseph Lehmann)所写《相信盼望》。

关怀计划开始

在最初的几周里,你的目标只是要带着同情去陪伴,提供心灵、情感空间去服侍哀伤之人,并帮忙处理他/她生命中所有的变故。在这个阶段,你的投入都是很实际的,但也会同时创造了可以倾听的机会。

作为一个小组你需要:

  • 制定计划安排人在第1-2周带饭。
  • 看看是否可以帮忙减轻日常家务的工作量。
  • 参加葬礼。
  • 记得哀伤之人的各种预约(医疗类、司法类等),需要时提供支持。

记下重要日子

失去至亲时关涉到不止一个重要的日子。比如你去关怀失去配偶的人,需要记得——

配偶过世的日子、生日、周年纪念日,已计划的特别旅行的日子、父亲节/母亲节等。在失去亲人的第一年,哀伤之人的生命中还会涌现很多类似的日子。在关怀计划中,在这些日子的下面备注上如何去关怀、接触哀伤之人。

在第二、三年,你需要让哀伤之人知道你还记得这些日子,和他们互动时,语调没必要很严肃,当哀伤之人知道离世的人并没有被遗忘,会让他们感到鼓舞和释放(若是只有他们自己记得过世的人,这将会是很大的压力)。

小组中有人需要负责找到以下的日子,在合适或需要时和团体成员分享。这些日子可以帮助小组有效地在提供更有意义的关怀。

  • 死者的生日:
  • 流产孩子的预产期:
  • 祭日:
  • 周年纪念日:
  • 相关或最爱的节日:
  • 已计划或年度旅行/事件:
  • 对所爱的人而言特殊的时间(如狩猎季开始日):
  • 所爱的人生命中重要的标记(如开学时间):
  • 其它:
  • 其它:
  • 其它:

哀伤之旅同伴

在关怀计划中需要有人担任“哀伤之旅同伴”的服侍角色。“哀伤之旅同伴”不需要看自己为辅导员,而是应当看自己为伙伴,确保哀伤之人不会迫不得已需要独自穿越困难地带。

建议在发生哀伤事件的头五至六月,“哀伤之旅同伴”要与哀伤之人至少每隔一周见面一次,一起学习、鼓励或祷告。此外“哀伤之旅同伴”还需要:

  • 随时预备接电话。
  • 在祷告时帮助哀伤的朋友决定和小组分享的内容。
  • 向小组沟通需要。

建立为期12个月的关怀计划

本关怀计划的概念和一些要点改编自保罗·塔格斯(Paul Tautges)《安慰那些悲伤的人》(Comfort Those Who Grieve)一书。

别忘了把上面所记录的特殊日子加到本关怀计划中。尽管这样的表格似乎有点太正式了,但如果不填的话,哀伤关怀很容易就只持续相对较短的时间、或成为小组中个人的责任。

写下失去至亲的日子:年/月/日          

时间

日期

事项

人员

第一周

_月_日至_月_日

带餐、帮忙家务、参加葬礼。

小组多名成员

第二周

_月_日至_月_日

带餐、帮忙家务。

小组多名成员

第三周   

_月_日至_月_日

两次电话询问有关悲伤的具体问题。

 

第四周

_月_日至_月_日

带午/晚餐,一起学习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接下来6个月每月安排两次互动

第五周

_月_日至_月_日

发送两封电子邮件,包含祷告或鼓励的话。

 

第六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一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七周

_月_日至_月_日

一次电话询问有关悲伤的具体问题*。

 

第八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二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九周

_月_日至_月_日

发送鼓励性圣经经文清单及书面祷告。

小团体带领人

第十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三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十二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四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十四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五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十六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六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十八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七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二十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八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二十二周

_月_日至_月_日

面谈或电话讨论第九步的材料。

哀伤旅程同伴

第二十四周

_月_日至_月_日

电话告知关怀对象,小组想在其失去至亲6个月纪念日为他们祷告。

小组带领人

第二十六周

_月_日至_月_日

在团体祷告时询问关怀对象过去6个月情况并就具体事项为其祷告。

整个小组

第七月

 _月_日至_月_日

进行一次面对面或电话沟通,至少询问两个悲伤时期的具体问题*。

 

第八月

 _月_日至_月_日

进行一次面对面或电话沟通,至少询问两个悲伤时期的具体问题*。

 

第九月

 _月_日至_月_日

进行一次面对面或电话沟通,至少询问两个悲伤时期的具体问题*。

 

第十月

 _月_日至_月_日

进行一次面对面或电话沟通,至少询问两个悲伤时期的具体问题*。

 

第十一月

 _月_日至_月_日

进行一次面对面或电话沟通,至少询问两个悲伤时期的具体问题*。

 

第十二月

 _月_日至_月_日

在小组祷告时询问关怀对象过去1年情况并就具体事项为其祷告,小组带领人应在那个晚上之前就和关怀对象沟通。

整个小组

之后

合适时

小组应该在关怀对象失去至亲后第二、三年继续在和逝者有关的关键日子(如生日、周年纪念日等)跟进他们,卡片或电话都可以提醒关怀对象他们并不独单。

整个小组

附:带有*号之处是需要提及具体问题——

关怀计划中涉及定期电话询问有关哀伤之人的状态。提问题时可以让他们可以自由无顾忌地谈起悲伤。否则,只回答“你最近怎么样?”将无法涉及重点,会让哀伤之人感到很尴尬。如果哀伤之人回答具体问题时只是说“还好”,你不必逼问更具体的答复,最好跟着说:“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日子比较艰难,可以随时找我倾诉。”

在互动中问什么问题?

  • 我知道自从【名字】过世已经有【时间长度】了,你最近怎么样?目前的状况和你之前期望的有什么不同?
  • 最近有什么事物让你想起了【名字】?当发生这样的事时你如何处理的?
  • 上次我们谈论你的悲伤时,你让我为【空白】祷告,现在情况怎样了?现在要祷告的内容和之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 最近你有没有想起有关【名字】的故事想和某人分享?哪类事让你最近想起他/她?
  • 最近你的悲伤以何种情绪表达?你认为原因何在?
  • 我知道【名字】在每年的这时候都很享受【空白】,最近这些都在我脑中萦绕。你呢?

本文获授权翻译自圣经辅导联盟(BCC)网站文章“Small Group Care Plan for the Whole Journey of Grief”。受版权保护。本文对原文有编辑和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