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调福音的“整体信息”还是福音中对信徒的“命令”?

译者注:在此文中,福音的“陈述性”(Indicatives)内容,可理解为“福音的内涵”或“福音的信息”,即圣经中所有与福音有关的信息和教导。而福音的“命令性”(Imperatives)内容,是指福音信息中对信徒的具体要求和命令。

近期,各类博客、网站(包括《福音联合报》)都在讨论信徒“成圣道路”中福音的“陈述性”与“命令性”这一话题,而这一话题对于圣经辅导事工而言,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讨论的前题是大家应有以下“共识”,所有人都同意——

1. 新约圣经同时拥有“陈述性的内容”以及“命令性的内容”。

这就意味着不能随意删减圣经。那些重视圣经“陈述性内容”的人同时也相信“命令性内容”的重要性。反之亦然,那些重视福音“命令性内容”的人同时也相信“陈述性内容”的重要性。

2. 圣经中“陈述性的内容”会引申出“命令性的内容”。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还没有理解福音,那么他/她就无法遵行福音。一个人可能会做出一些善行,但这不意味着他/她就能讨神的喜悦或者将荣耀归给神。

讨论的焦点

在我看来,讨论的焦点应该是——在成圣的过程中(或在圣经辅导的过程中),这两个概念应该占有的比例。

或许那些高举“陈述性内容”的人,认为我们应当将辅导内容的80%聚焦于——提醒被辅导者“牢记”并“感恩”上帝在基督里为他们所成就的救赎(80%这个数字是杜撰的,只是为了说明问题)。他们常说的一句“金言”——“每天都要对你自己传福音”。这句话背后的逻辑是,如果有更多神的百姓能够在他们日常的生活中默想神的福音,那么他们就会更多地被鼓舞去顺从圣经当中的教导。如果“动机”就位了,顺从那些“命令性的内容”就不再是难事了。

而那些高举“命令性内容”的人,可能会把天平调整一下——把“命令性内容”的份量提高到30%(之前是20%)。他们认为,那些被辅导者已经知道了福音的内容,只不过他们无法活出与福音相称的信仰生活。因此,他们相信,在圣经辅导的过程中,最能够帮助到被辅导者的做法就是——把大块儿的时间花在教导被辅导者如何活出他们的呼召这一主题上。

如何打破僵局?

我想提出几个步骤,可以使我们更好的在这个主题上展开对话。

1. 避免使用这样的言语。

“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观点,很明显,你根本就没有读过圣经,我很怀疑你对耶稣的爱。”确实有些人的观点可能与圣经的真理相差很远,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适当的警戒和提醒是必要的。但更多说出这句话背后所隐藏的是骄傲和粗鲁。

2. 解释你所使用的神学词汇。

我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文章中使用“福音”与“律法”,但这些神学词汇在文章的含义却不甚清晰——

  • 福音:福音是指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中所描述的,基督的“受死、埋葬、复活和见证”?还是另有其他的含义?举个例子:福音的“陈述性内容”是否还包括“重生”,“与神和好”,“收养”(指神‘收养’了我们,把我们归到祂的国中),“属灵的产业”,“圣灵的印记”以及“救赎”?对于这样把福音的“陈述性内容”拓宽的做法,我个人是可以接受的。但有时,我不确定每一位作者都会这样认为。
  • 律法:有时我们可能会把圣经中的每一个“命令”都归结为“律法”。但事实上律法在圣经中有许多的含义,我们应当更精准地使用这个词。比如,在许多经文中,“律法”特指的是“摩西律法”,律法也可以是以基督为核心的(加6:2)。基督的“律法”可能包含所有新约圣经中的命令,还可以指其他更广泛的事物。简而言之——不能把“律法”与新约圣经中的“命令”划等号。但在很多文章中,人们喜欢把“律法”与“律法主义”相联系,而不是深究律法在圣经教导中更为丰富含义。

3. 在圣经的教导中建立平衡(即有关福音“陈述性”与“命令性”内容之间的平衡),而不是在对人的回应中建立你的平衡。

人们很容易做出回应,且有时并不是以圣经教导为中心去思考,而是根据人的观点去回应。在圣经辅导的圈子中,福音的真理本应被强调和着重,但许多的圣经辅导人员却没有强调福音的真理(我在这里所使用的“福音”是指那些广泛包含在“福音”这一概念之下的所有含义),因此,我们应当只传讲福音真理,再无他物。当“不平衡”出现的时候,不要急着做出回应,要让这些“不平衡”把你带回到圣经本身,去发现圣经中的“平衡”。

  • 我认为在圣经中寻找“平衡点”(“陈述性”与“命令性”之间的平衡)是非常有趣的。有一些圣经的经卷,如《约翰福音》,当中没有多少的“命令”。使徒约翰写这本福音书的目的非常明确(根据约20:30-31),就是让读者相信耶稣就是弥赛亚,并且借着这样的“信”而拥有永生。可以说整本《约翰福音》就是为了证实这“两点”(耶稣是弥赛亚,相信祂就有永生),并且这两点都在鼓励读者以“信”回应耶稣。如果我在《约翰福音》的基础上建立我的神学体系,我可能会得到一个结论——(在辅导中或福音性的谈话中)你只要花90%的时间教导福音真理就够了。干嘛要花时间考虑如何运用呢?干嘛要考虑那些命令呢?只要把真理给出去,其他的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
  • 然后,在《雅各书》中,每3节经文中就有1节是“命令”。很明显,雅各认为我们不需要在给出“福音命令”前讲一大段的“福音指示”。当然,不可否认,福音的“陈述性内容”是“命令性内容”的基础,但我们在《雅各书》当中所看到的二者的关系与在其他圣经书卷中所看到的是非常不同的。
  • 在《希伯来书》中,每10节经文中就有1节是“命令”。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希伯来书》中的“福音命令”可能是整本新约圣经中最“强硬”的。虽然《希伯来书》的“福音命令内容”并不多,但在“份量”上却补上了“数量”上的不足。《歌罗西书》中,“福音命令”的比例是1:3(比以弗所书及提摩太后书少一点),而《哥林多后书》的比例是1:15(15节经文中只有1节是“福音命令”)。为什么不同的书卷间有这么大的区别呢?为什么在保罗的书信中,同样是使徒保罗所书写的,一卷的“福音命令”比重高,而另一卷就很低呢?
  • 虽然上述的这些新约圣经书卷并不能给予我们所有的线索,但也提醒了我们圣经可能鼓励我们寻找平衡的方式。或许圣经是在向我们展示——那些分散在不同地区的教会及信徒群体需要不同内容和主题的真理教导。有些信徒需要被提醒有关基督救赎大工的真理,而有些信徒则需要一些鼓舞。或许,身为圣经辅导员,我们也需要做同样的事情。一个聪慧的圣经辅导员,除了能够解释圣经外,还需要能够“分析和注解”他/她正在帮助的对象(被辅导者)。因此,我们可以说,在不同的辅导情境中(如被辅导者是否重生得救,他/她的灵命成熟度,支持系统等),福音“指示性”与“命令性”之间的平衡也是不同的。

讨论的好处

就我个人而言,展开这样讨论所获得的好处有:

1. 这样的讨论迫使我反思——

被辅导者真正理解和感恩“福音陈述性的内容”吗?换句话说,他们真的感恩基督所做的一切吗?他们真的知道他们从前是上帝的仇敌,但如今却成了上帝的子民;从前是孤儿,如今被收养;从前在神的忿怒之下,如今却在基督里成为公义;从前软弱无力,如今有神的能力在他们身上……他们真的明白这些真理吗?如果没有那些高举“福音指示性内容”的人,我可能不会很深的思考这些问题。我想,在圣经辅导事工中,有许多的人和我一样——认为我们应当更多的在辅导中展开有关“福音指示性内容”的讨论和教导。

2. 这样的讨论提醒我“圣经术语”的重要性。

很多时候我难以理解某一篇文章当中的特定术语到底在指什么内容。如果我们能够解释和阐明我们所使用的术语及词汇的意思,我们就能站在合适的角度去评判这一术语是否使用的恰当。

3. 这样的讨论迫使我回到圣经经文当中——

在保罗、雅各和《希伯来书》的作者的教导中寻找“陈述性”与“命令性”之间的平衡。

这场讨论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二者之间的平衡。因此,冒然批评他人没有平衡看待福音这两方面的内容是不公平的。我们只能说每个人在福音“指示性”与“命令性”上的平衡与其他人的不同。

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所尝试的,对于“平衡”这一问题,新约圣经中的不同书卷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在一些书卷中,作者将整本书聚焦于讨论“信靠”,“在基督里的身份”以及“与基督合一的新生命”等关于福音“陈述性”等主题。然而,在其他的书卷中,作者似乎没有把太多时间花在那些“人们已经知道了的福音内容上”(即福音陈述性的内容),而聚焦于教导他们去按照他们已经知道了的真理去行事为人(即福音命令性的内容)。这让我得出一个结论——一名聪慧的圣经辅导员应当同时持有健康且符合圣经真理的福音“陈述性”与“命令性”的内容,并且他/她也应当知道在什么时候恰当的使用这两方面的福音内容。在这一篇文章中,我想讨论的是——如何交流或展开有关福音“陈述性”与“命令性”内容的讨论。

再具体一点,就是我们该如何在圣经辅导的过程中与被辅导者交流有关福音“陈述性”与“命令性”的内容。这里,我只列出了三点······我知道还有许多(如果你知道有哪些方法和点子曾帮助到你,请分享给我们,使我们可以因你的经验而成长)。

不要“假设”,要主动询问你的被辅导者,看他/她到底有多了解福音的含义。

我想我们都知道,圣经辅导是从对话开始的。在与基督建立起救赎的关系前,所有形式的“改变”都不是荣耀神的。但许多的圣经辅导员却只愿花4分钟的时间与被辅导者讨论有关福音“陈述性”的内容,然后就开始有关福音“命令性”内容的高谈阔论。尤其是那些从不考虑和重视这个方面的圣经辅导员,他们倾向于假设——如果一个人是“真信徒”,那么他/她一定非常了解福音在他/她生命中的意义。而这样的假设往往是错误的。

因此,如果你本身就很看重有关福音“陈述性”与“命令性”内容的讨论,那就意味着你会在自己的辅导过程中与被辅导者展开有关“收养”,“救赎”,“与基督合一”,“重生”以及“与神和好”这一系列话题的讨论,而且你也会给被辅导者布置作业以帮助他们更深的领悟福音的内涵。事实上,我们不但想要那些被辅导者“理解”,更想要他们能够“经历”在基督里的喜乐,基督对我们的爱以及祂在我们身上运行的能力,以使我们能够讨祂的喜悦并荣耀祂。我们在5分钟内就敷衍了事的内容,实际上需要我们花好几次的辅导时间去消化和以此建造根基。

请记住,圣经辅导是福音性的谈话,而不是“完成讲章”或“讲道”的机会。

在给予“命令性”内容之前,要夯实“指示性”的内容

我发现,提醒被辅导者“神以丰富的爱爱他们”这一事实(罗8:31-39)可以帮助他们更好的爱自己的配偶。换句话说,即使是在一种难以去爱,也不会收到爱的回报的情境中,一个人还是可以选择去爱他/她的配偶,因为神已经以丰富的爱爱了他/她。我也发现,告诉信徒父母他们从神那里所领受的恩典,可以帮助他们成为时常给予自己儿女恩典的父母。每一个福音“命令性”的内容都是以某个福音“指示性”的内容作为基础的。

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就是保罗在歌罗西书一章9到14节所做的祷告,在那里,保罗祷告的内容就揉合了福音“陈述性”与“命令性”的内容。在第9节,保罗祷告,希望教会“在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正是因为“神的旨意”(13-14节),我们才能“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因祂救我们脱离了黑暗的权势(13-14节),赦免了我们的罪,并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中。(在这几节的经文中,保罗既谈到了有关“福音陈述性”的内容——“神的旨意”,“救我们脱离黑暗”以及“爱子的国度”;也谈到了有关“福音命令性”的内容——“行事为人对得起主”)。也盼望我们能够在我们的辅导事工中将这样“合乎中道”的平衡真理讲述给我们的被辅导者。

当你与被辅导者的关系不断跟进的时候,试着让他们解释“成圣的过程”的含义,并在神大能的工作下帮助他们发现福音“陈述性”与“命令性”(或者说是福音的命令)的真理对他们生活的重要性。

当这一“危机时刻”(即过快地略过福音“陈述性”的部分而进入福音“命令性”的内容)过去后,我们的被辅导者就能稳步前行了,接下来,我们应当着重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在正式的辅导关系结束后(也就是在圣经辅导事工结束后),我们的被辅导者该如何持续不断的成长?他们会持续不断的寻求成长吗?他们真的明白成长的含义吗?他们现在真的立志要比以前更加的跟随耶稣了吗?

另一个可以帮助我们在辅导过程中着重讨论福音“陈述性”内容的方法就是邀请被辅导者解释“成圣”的含义。来看看他/她所分享的内容是不是只是符合那些“个人训练模式”(这是一种完全与福音无关的世俗的“自我提升”方法和理论);或者是不是有如“Let go and let God”(在欧美信徒中经常可以听到的一种对于福音肤浅的认识,即“放手,让神来”)这样的说辞。或者,你听到的是“与基督联合”,“圣灵的内驻”,“上帝在我的生命中作动”以及“活出一个与福音相符的生命的重要性”这样符合圣经真理的解释。换句话说,你需要发现你的被辅导者是否如腓立比书二章12到13节所描述的那样,持有平衡且正确的真理。当然,你可能会发现,不管你怎么尝试,你的被辅导者就是不能如你所愿的明白“成圣”的含义,这样,你就需要和他/她多花一点时间解释这些福音“陈述性”的真理。但,借着神的恩典,你也有可能会发现,你的被辅导者不仅完全明白在基督里“成长”的含义,并且有可能在将来成为一个同样能够帮助其他信徒的服事人员。

我以上所分享的“三点”显然无法涵盖所有关于此话题的观点和洞见(因此也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分享你们的观点)。但我希望这些点可以丰富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讨论。毕竟,我们展开有关福音“陈述性”与“命令性”内容在辅导实践中的平衡问题这一讨论,是为了让我们更加定意在辅导事工中着重这两个方面,并能发掘出更多在实际辅导实践中可行的具体方法。

本文获 授权翻译自圣经辅导联盟(BCC)网站文章 “Gospel Indicatives and Imperatives: Reflections of a Biblical Counselor”。受版权保护。本文有删节。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罗伯·格林(Rob Green)目前担任美国印第安纳州拉菲特市“信心教会”的辅导及神学事工牧师。罗伯于“浸信会圣经神学院”(Baptist Bible Seminary)获得其“新约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