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患难观》系列之六:自然界与身体

身处环境中

除了在“低处的树枝”一章中,我们以“关系”的角度分析患难可能的来源,其他的章节似乎我们所讨论的内容大都集中于我们本身,或我们与神的关系。在这一部分,我们会把我们的焦距在拉远一点,暂且从我们的头脑(或心)挪移,来看看更大的画面,即我们所处的环境。

堕落的自然界

事实上,我们在第二章(罪、罪、罪)就已定调了我们所处的环境是一个被罪所浸透并等待救赎的世界。但我们只关注了因罪所导致的人性的堕落(Fallen Humanity),事实上,堕落,不止发生在人性层面、道德层面、伦理层面、关系层面……上帝因罪的缘故也诅咒了自然界——

…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创世纪3:17-19

这也是为什么保罗在罗马书8章20节中说——

“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 神儿女自由的荣耀。”

不知道众位弟兄姊妹在读《创世记》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体会。

从神而来的次序和设计,因罪的介入,被颠倒了过来。具体来说,在上帝美好的计划中,健康而美好的关系是“神-男人-女人-其他被造物”,而在创世纪第三章,这样的顺序被打乱和颠倒,反而成了“其他受造物-女人-男人-神”。也就是说,在上帝起初的计划中,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首先创造了男人;接着,上帝通过男人又创造了可以使男人更充分反应神荣耀,并完成神所托付的使命的“帮助者”——女人;最后将其他所有的被造物都放置在他们的管理之下。然而,因罪的介入,撒旦首先让原本处于次序末端的受造物—蛇去引诱在男女关系中并不处于属灵领袖地位的女人,再由女人引诱男人,直至神面质了他们的悖逆……

可以看到,罪不止污染了人性、人与神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甚至是自然界及包括其中所有的被造物,都一同被卷入了罪的深渊……

正如John Frame在其“系统神学”中所描述的一样——

“Another distinction that we should initially make is between natural and moral evil. The former includes anything that brings suffering, unpleasantness, or difficulty into the lives of creatures. Earthquakes, floods, diseases, injuries, and death are examples of natural evil. Moral evil is the sin of rational creatures (angels and men). According to Scripture, moral evil came first. Satan’s temptations and the disobedience of Adam and Eve led to God’s curse on the earth.”

“我们需要在“自然罪恶”和“道德罪恶”间做出区别。前者指代所有可能带给我们患难、不愉快经历和困难的事物。如地震,洪水,疾病,意外受伤或死亡。而道德罪恶是针对那些有理性的受造物,如天使和人类。根据圣经,道德罪恶在自然罪恶以先。撒旦的试探和人的悖逆(道德罪恶)导致了上帝对自然界的诅咒(自然罪恶)。”

因而,当我们在回答例如“为什么上帝要让洪水发生?”,“为什么有地震和海啸?”“为什么动物会伤害人?”……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不妨把“自然罪恶”的观念带出来。意思是,我们需要认清——

自然灾害并不是上帝不理不顾我们的表现,更不是可以拿来质疑上帝是全能的证据。我们不可以拿这样的悲剧去质问神,相反的,我们需要认识到,这样自然的罪恶是亚当和夏娃代替全人类(包括我们)犯罪而招致的罪果。

因此,说的再极端一点,在面对这样的悲剧时,我们无话可说,因为“犯罪之人”承受“罪果”,情理之中。事实上,放大了说,在亚当夏娃中,我们早已注定要承受这样的罪果——死。因而,经受自然灾害只是其中一种形式,我们“并不无辜”。

这么说,可能未免显得过于理性和无情。但这样讲并不是让我们推卸责任或者玩文字游戏,而是帮助他人,包括我们自己在遭遇非人为的患难时,去对比圣经中所描述的,上帝起初创造的美好。这样,可以让我们更多的感慨因罪所带来的亏损,看清我们如今所处世界的败坏,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更多的仰望神,仰望基督的十字架,仰望那唯一可以恢复上帝起初创造之美的救主!

这里,我们需要讨论更复杂的一种情况,就是我们时常听到这样的见证——“神在海啸中拯救了我……”,“神出人意外的没有让洪水冲进我们家里……”,“神在地震中保守了我们一家……”这些见证当然很美,但如若把这些美好的见证和我们那些可能“不那么美好”的经历比起来,我们就有可能陷入一种埋怨和不解的情绪。我们可能会对自己说——

“上帝既然是全能的,尤其他曾经帮助了某某,为什么上帝在我的事情上不作为呢?”

如果这是你的情况和经历。我要鼓励你去读“约伯”和“心的解析”系列。但如果简单的说,那就是——

你是要通过环境来看神?还是,通过神去看环境?

从约伯的例子中,我们可以学习John Piper提醒我们的“全然的信靠”;从心的解析系列中我们可以重新梳理我们对神的坚信和管理我们的情感和意志,以至于我们无论在经历怎样的患难,都能以讨神喜悦的方式做出回应。

灵与体

当我们谈到我们所处的环境,我们自然而然的会想到在“我”之外的所有的方面和因素。然而,身体是我们常常忽略了的部分,岂不知我们的身体也会时常影响我们。

在这里我们首先需要阐明,不同于古希腊的哲学——将身体和灵魂一分为二,并认为身体是卑贱的,灵魂是高尚的。圣经所持有的观点是将人作为“整体”来回应神(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展开关于‘二元论’和‘三元论’的论战)。但圣经没有主张我们要轻看身体(区别于肉体)。事实上,对于一个成熟并忠心的神的仆人来讲,在基督的救赎中,我们原本献给不义而犯罪的肉体已被转化为献给义而顺服的身体。因此,我们需要及时并妥帖的照顾到身体的需要,并以灵魂体一同的赞美神——

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马书12:1

要你们晓得怎样用圣洁、尊贵守着自己的身体——帖前4:4

亲爱的兄弟啊,我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约翰三书1:2

尤其当我们思考我们在天上的救主耶稣,如今,他仍旧带着他从死里复活的身体,坐在父神的右边,为我们祈求。不但如此,将来有一天,我们的身体会最终得赎,成为荣耀的身体(罗马书8章,约翰一书3:2),恢复上帝所放置于我们生命中的,完整的(灵魂体的)的他的形象和样式。

那么,这是不是说,我们可以从一个极端(苦行僧般的信仰生活)走到另一个极端(过度看重肉体的需求)?我想,不是的。

世人照顾肉体的需求是处于满足自己的罪性。

而基督徒合理的照顾身体是为了神的荣耀。

毕竟,我们在世的日子短暂,更好的照顾身体,就有可能更多的分享福音,更多的影响身边的人,更多的发光做盐,更多的预备将来永恒的生命,不是吗?

然而,“已然未然”的现状决定了我们的身体还会收到来自恶者的攻击,还暴露于“自然罪恶”的影响下。因此,我们的身体会饥、会渴、会累、会倦、会热、会冷、会酸、会痛、会生病、会衰老、会康复、会复发、会退化和会死亡……

这些发生在我们身体上的事件或患难,自然而然的会影响我们的心境,影响我们对事物的判断,影响我们的感受和最终的决定。毕竟,在康健时的敬拜要比在苦难中的敬拜更容易,不是吗?

在国内读研期间,我们组织了长期的“临终关怀”活动,具体内容是为一些癌症晚期的患者进行心理辅导和关怀(那时还没有到美国学习圣经咨询)。

在与那些每日需要多剂吗啡进行止痛,才能勉强维持稍微清楚的意识活动的患者共处期间。让我深深的感受到,来自身体的苦痛不但是肉身的折磨,更是对一个人灵魂的蚕食。

因为在极痛之下,人的意识会变得薄弱、模糊甚至丧失正常的意识活动能力。在那时,认知评判会变得极其主观和极端,情绪感受会一直保留在极痛苦的高峰体验区,人的意志变得飘忽不定。

因此,对于那些正处于疾病和疼痛中的弟兄姊妹,或者对于那些想要去关怀在病痛中弟兄姊妹的辅导者们。认识到灵与体的联系可以帮助我们更深的理解和体会我们或他们所处真实的境况。

首先的,也是最重要的,真实的安慰只能来自于基督。除了及时准确的接受医疗救助以外(正常的吃药就医不是软弱的表现),我们需要建立与基督真实稳固的关系。这样的关系不一定会带来肉身苦痛的减缓,但却可以让我们的眼目从肉身的苦痛转移到基督的身上。不得不说,对于那些常年经受疾病带来的苦痛的基督徒来说,神的恩典和来自基督的安慰要比常人更真实和迫切,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急切的寻求和依靠,才有了“暗室之后”,尼克胡哲,才有了Fanny Crosby荣美的见证,她一生未见光明,但却每日活在主爱的荣耀中,她没有被这样肉身的缺陷所打败,以至于活在自卑、埋怨、委屈和痛苦的里面……恰恰相反,和神真实而亲密的关系使她即使在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仍旧发出影响至今的赞美神的旋律,在一次谈及自己瞎眼的采访中,她如此说——

“Do you know that if at birth I had been able to make one petition, it would have been that I was born blind?”…”Because when I get to heaven, the first face that shall ever gladden my sight will be that of my Savior.”

如果让我在出生后第一时间就可以向上帝祈求,你猜我会求什么?我会求让我看不见。因为,只有这样,当我到达天堂的那一刻,我第一眼可以看到的事物,就是我救主的面容。

正是因为有这样对神的坚信,对天堂的渴求,对顺服神的决心,使Fanny发出如此震撼的赞美——“You can have all this world, Just give me Jesus.”(你可以拥有整个世界,我只要基督就够了!)

在此需要阐明,分享这些信心伟人的例子,并非是要给那些正在经历身体疾痛的弟兄姊妹压力。似乎,如果我们做不到像他们一样,我们就是属灵的失败者……在此绝没有这样的意思,我们既不高举他们,也不低看自己。只是希望通过分析这些弟兄姊妹的例子,帮助我们看到荣耀的基督。

因为,就这些人而言,使他们在极难之处仍发出如此荣耀光辉的不是他们个人的能力,或他们意志的强大,事实上,如若与我们相比,他们又缺乏、又软弱……他们的生命本身并无光辉,但他们做对了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生命的中心转向了一切荣耀的源头——基督。只有在基督那里,有一切的荣耀、一切的喜乐、盼望、平安、得胜和一切我们内心深处所渴求的,美好的东西,他们的生命只是在反射基督的荣耀。

如此说来,身体的极难有可能是来自上帝的邀请,为要使我们调整生命的中心。

其他的

当然,除了自然界和我们的身体,还有许许多多对我们产生影响的外界事物,如原生家庭,成长环境,当地文化,风俗……我们暂且不一一在这里展开,事实上我们可以把这些来自于“他人”的影响放置于“低处的树枝”一章中。

这一章可以视为对前面章节的补充和丰富.

也有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如——

我们(或我们的家人)曾遭受过来自自然界的患难吗?

在自然灾害面前,我们起初的反应是怎样的?我们又该如何按照圣经进行反应?

我照顾身体需要的目的是什么?是让自己舒适?还是为了荣耀神?

在经受疾病的患难时,我最先或最多想的是什么?

如若再次经受来自身体的患难,我可以怎样荣耀神?

本文获作者授权刊登。转载需作者授权。受版权保护。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白明。美南浸信会圣经辅导硕士,上海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硕士。专注于以圣经为基础,对心理学和心理咨询进行分辨和评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