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患难观》系列之七:案例分析

基本信息 

David,是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一名华人学生。在来美南读书前,他有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和睦的家庭(爱妻和两个乖巧的女儿)。在明确神对他出来读神学的呼召并经过教会的许可后,他和妻子经过很长时间的准备,最终辞掉自己的工作,举家到美国来攻读神学。

因失去工作收入,David需要担负起家庭和学业的双重压力,因此,和许多神学生一样,他开始一人兼做几份工,并尽力出色的完成所学的功课。然而,就在他入学后不久,远洋的家中传来母亲突患癌症的消息,这让他原本已经“超负荷”的心理再一次遭受重击。

在患难之境,David是如何经历的?患难带给他生命的改变有哪些?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学到什么功课?

访谈内容

1. 对于基督徒与患难这个主题,你有什么样的见解?

David:因为我们也活在这个有罪恶的世界里面,患难必然发生,所以,基督徒会遭遇患难。就比如上帝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他让温暖的阳光照着好人,也照着坏人。无论是谁,因为我们身处于这个罪恶的世界,我们一定会遭遇患难。

2. 基督徒与非基督徒在面对患难时,有什么样的不同?

David:我觉得基督徒跟非信徒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们面对患难的时候,我们将我们的盼望寄托在谁的身上?对世人而言,凡事都要靠自己的能力,会想办法自己解决。如果到了没有办法解决的时候,比较消极的人就可能会选择寻短见。也有一些他们可能有很多家人及朋友的支持,他们就会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家人或朋友身上。还有些人,他们有很多的钱财,所以他们会用他们的资源去麻痹和帮助自己。

但基督徒是将盼望寄托在基督身上。

3. 在听到母亲患病或其他患难突然来临的时候,你会意外吗?

David:会意外。之前总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但真的当事情发生在我意料之外的时候,我还是会有一种“我还没有预备好,请不要真的发生在我身上,至少不要现在发生……”的内心独白。

4. 会不会在患难来临的时候迫切地想问神——“为什么?”

David:当得知我母亲被查出癌症的时候,脑海中会开始思考所有可能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她饮食上的习惯导致的;也有可能是她给自己太多的心理压力……但当最后没有找到任何答案的时候,我会寻求上帝,会问上帝,这是不是他的旨意……

5. 在经历患难的过程中,有没有过埋怨的情绪?

David:我不会。因为我知道我的母亲她是相信神的。即使是母亲有可能突然离世,我虽情感上千万个舍不得,但不会因此去怀疑神的存在或者去埋怨神。甚至我妈妈自己也会鼓励我说她已经准备好了,她知道,她会回到主耶稣基督那里去。虽然她也会因为病情有起起伏伏的情绪波动,但她很坚强,神也很加她力量。

6. 你认不认同这样的说法?就是因为因为你有一套对神的坚信,以至于让你在经历任何事情的时候,不会怀疑他只会不会通过事情来看神,只会通过神来看事情。你觉得你觉得是不是这样?

David:我觉得,我有两个观点(坚信),让我可以选择交托。一个就是——“我看清我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人,我无能无力。”第二个是——“我很坚信,上帝比任何一个人都更爱我的妈妈,他对我妈妈的计划和安排一定是最好的。”或许我看不清整个事件背后隐藏的祝福是什么,但“我就选择相信上帝有他最美的旨意在里面。因为他是不可能会错的,我也很相信说,我的母亲会患上癌症是他肯定知道的,是他肯定在掌管的一件事情,导因可能是人为,但他肯定是全知。”

7. 在这样“高压”的生活状态下,你有没有情绪波动或失控的时候?

我有很大的波动(情绪上的),主要是我的学业、经济和家庭。就是当我没有办法很好的平衡这几项的时候,比如我有许多作业要完成,女儿突然变得不听话,在这种状态下,我的情绪有时会变得不稳定,偶尔也会在言语上不小心,带给女儿和妻子伤害。我会在事后懊悔,向神认罪并找机会和家人和好。但我发现,当我声音调高的时候,我的潜意识在告诉我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因为时间表真的很紧,因此我对女儿们强硬,实际上是在告诉她们不要打扰我的时间表,我要强硬的要求她们跟着我的计划来。

8. 在处理情绪的方面,有没有学到的功课可以和大家分享?

首先,我们都是有限的人,被情绪影响是很常有的。所以,我们都在学习如何更好的处理情绪。我越来越学到的功课是——当压力来的时候,我就会祷告。向上帝承认,我只是一个有限的人,需要从神而来的帮助。

9. 在经历患难的过程中,带给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对于与神的关系,我学到的是——顺服。因为即使在我们以为没有任何办法去控制任何事情的时候,我们还是可以控制我们的决定和选择,因为不管怎样,最后做出选择的一定是我们自己。在患难中,我既可以选择继续靠自己的能力去面对患难,也可以选择完全交托。我所学到的功课是——在患难中,即使再难,也要做出最后的决定——顺服神。

对于我自己,我认识到,在患难中,我的软弱会变得更加明显。在没有经历患难前,我以为自己是脾气很好的人,我以为我很懂得如何处理压力,我以为我能驾驭情绪……但当在患难中,我发现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我的软弱在患难中变得明显。患难帮助我让我更看清我真实的境况——我只是渺小而有限的人,我需要时时依靠神。

10. 有些人在面对患难之时会产生怀疑“上帝是否爱我”的想法,你会有吗?

我其实很早就有这样的问题,当和比人比较的时候会觉得不够,觉得不公。但后来,越来越多的认识神,我发现其实是——我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很重要,所以上帝就有责任好好的照顾我。但其实,我只不过是一粒尘土,甚至当我离开这个世界,可能没有人会记得我这短暂的一生。我最后明白的是——“It’s not about me, but always about Him.”(生命的中心不是‘我’,而是‘祂’)。因此,我会换另一个角度而活,就是想——如何能在这短暂的生命中顺服祂,更多的认识祂,敬畏祂,活在祂的计划和旨意中,成就祂要我成就的事物。

11. 会不会觉得来自朋友,家人,教会的支持不够?

不会。我觉得我得到的祝福已经满溢出来了。但坦白来讲,我也有总是觉得不够的时候,但现在想想,那时真的很可怜,因为只看到没有的,却忽略了那些已经有了的。那些总是觉得不够的人实质上是——“永远都不会够!”他们觉得自己“配得更多的祝福”,但实际上,作为罪人的我们,唯一“配得的”就是神永远的愤怒。因而,神存留我们在地上的每一天都是恩典,我们所得到的每一个最微小的祝福和帮助都是我们“不配得的”。

12. 如果对现在正在经历患难的弟兄姊妹有一些鼓励,你会说什么?

第一,我要恭喜他,我恭喜他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我觉得上帝很看得起他。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他们这样有机会去经历患难,因为当你经历患难的时候,上帝有一个应许,就是——他不会给你承受你所不能够承受的事情,所以,无论你在经历什么,你都可以承受的住,这是他的应许。所以当上帝让你经历患难的时候,他就是因为看得起你,让你能够经历。当你经历患难了过后,你就会生产忍耐的心,生产盼望的心。

其次,在患难中,你要做对的选择,就是选择相信和顺服。这样选择的能力不会在患难中自然而然的产生,而是在我们与主同行的日子中不断被训练和培养起来的。就像火警训练一样,在日常的生活中如果我们锻炼出了随时依靠神的属灵的好习惯,这样,当患难来临的时候,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寻求神!

分析和总结

在患难之境,David与我分享了他真实的心境和挣扎,但更多的是带给我的震撼和感动。因为在逆境中发出的赞美是何等的动听和震撼,即使这样的旋律有跌宕起伏或不完整,但还是会直击我们灵魂的深处。

关于患难的由来:

虽然David没有像我们一样详细的分析他生命中患难的由来,但他清楚的认识到——在这个罪恶堕落的世界,基督徒经历患难时再正常不过的事实。因而在患难来临之际,他虽和所有经受患难的人一样,会震惊和诧异,但不至于陷入迷茫、怀疑和埋怨。

关于认知和坚信:

在David向我们描述的他对患难的思考中,我们不难看出他有很强的“坚信”。这样的坚信体现在他完全的相信神的主权和大能(我相信上帝知道他在做什么),以及完全的认清自己的身份和有限(我只是软弱而有限的人,我做不了什么)。这样对上帝和自己的坚信帮助他在面对患难时仍不失去盼望,并能在第一时间就寻求神,依靠神。

同样的,因为有清楚的,对神,自己,他人和世界的坚信,David会因为每一点神的恩典和来自他人的祝福而感恩。

关于情感和渴求:

在高压之下,David也会时常被情绪左右。通过我们的交流,他也能够看到自己“提高声音”背后的动机是要“女儿听我的,按我的时间表走”。这样的领悟让David更深的认识到自己需要来自神亲自的帮助去抵挡来自情绪的影响。因此他会说,应对情绪起伏最好的办法就是——祷告寻求神。

关于意志和决心:

David清楚的知道,生命的中心不是自己,而是基督。因此寻求祂的旨意,顺服祂的计划,荣耀祂的圣名就成为David生命的中心。这样的决心让David在态度和行为上都能做出合神心意的决定。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决心和意志,才让他避免了因为患难就怀疑神的陷阱。

从对David的访谈中来看。他应对患难的态度和方法是一个成熟的基督徒应该有的状态。他有真实的,来自人性软弱层面的挣扎和挑战,如不解、情绪的波动和起初的不感恩。但他却在成圣的道路上稳步前进。

不难看出,使他能够面对和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在认知方面,是因为他有对神清楚的认知和信靠——他相信神的主权和智慧,他坚信神所安排的都是好的。其次,他有对自我清楚的定位——他明白自己不能做什么,因而全然需要神。他对来自他人的有限的帮助充满感恩,是因为他知道,按照我们罪的本性,我们其实“什么都不配”。最后,他对这个罪恶的世界有清楚的认识,以至于在患难来临之际,他不至于恐慌和失措。

在情感方面,David和我们每个人一样,都会受到情绪的影响。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完全脱离情绪的左右和困扰,但我们需要不断的借着神的恩典去使我们的情绪顺服在神的大能之下。

在意志方面,David有他内心的决心——顺服神,交托神。正以为有这样的决心体系,面对患难时,他可以靠着信心,而不是感受去应对。

David给了我们一个真实的,美好的榜样!

可能,相比于David,我们的患难或更严重,或更轻小,但这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我们是否也愿意如David一样,在面对患难时,以被更新重生的生命,按照神的话语,依靠圣灵的能力,打那美好的仗?

本文获作者授权刊登。转载需作者授权。受版权保护。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白明。美南浸信会圣经辅导硕士,上海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硕士。专注于以圣经为基础,对心理学和心理咨询进行分辨和评析。